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原谅我红尘颠倒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0:35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核心提示:从宜昌到成都的火车,“轰隆隆”的疾驰淹没了一夏的炎热。穿着单薄的体恤,却早已忘了半夜火车上的空调带来的深深寒冷。期待着,那个多年未见的男孩一如往昔的笑颜;幻想着,今日今时的他又多了一份成熟……我庆幸火车没有晚点,但又害怕火车到得太快。一下火车,天还未亮,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拖着行李箱,跟随人潮走出火车... 从宜昌到成都的火车,“轰隆隆”的疾驰淹没了一夏的炎热。穿着单薄的体恤,却早已忘了半夜火车上的空调带来的深深寒冷。期待着,那个多年未见的男孩一如往昔的笑颜;幻想着,今日今时的他又多了一份成熟……

我庆幸火车没有晚点,但又害怕火车到得太快。

一下火车,天还未亮,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拖着行李箱,跟随人潮走出火车站,他,在吗?

火车站外,一片嘈杂。有人接到了自己所等的人,欢欣雀跃;有人没看到自己所等的人,大声呼喊;还有很多的出租车司机、宾馆接待员招揽生意。我低头嘲笑自己,他果然还是没来。

走出人群,任街灯将影子拉长,缩短,再拉长。一路上,有很多热情的的士司机问我去哪里,有很多早餐店的老板温和地问我要吃些什么,还有无数宾馆接待员体贴地说:“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很累了吧?我们那里有钟点房,去休息一会儿吧。”……我一一笑着摇头拒绝了。一言未发,只是有些落寞失望。

可能是好久没有回家了,绕着火车站走了很久,才找到归去的路。路口,街灯明亮,夏末的风带着几片落叶飘落翻飞。行人稀稀落落,大街冷清。埋头前行,尽力掩饰自己的凄凉。

白色球鞋、蓝色牛仔裤、白色衬衣,他,就那么突然地出现在眼前,出现在多年前分离的第二个街灯下。笑容依旧暖暖,可是昔日少年的脸上展现了太多的生活的磨砺。

没有想象中的拥抱和尴尬,他只是接过我手里的东西,淡淡一句:“回来了?累了吧?”

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言语。

街边的落叶依旧随风乱飞,打在我零落的青春上。明明只是夏末,怎么就平白有了那么多落叶?一切都很怪异,包括我们的静静行走。

风吹得眼睛有些发干、酸涩。白色的帆布鞋跟着白色的球鞋,距离越来越远。行李箱的轮子滚动的声音划破了小巷的寂静。

“去哪里?”他停下脚步,转过头看我。

“啊?”低头思索的我差点撞上他的后背,“哦!去车站吧,我回家。”

他静静地打量着我,皱了皱眉头,“那么急?不能一起吃个饭再走吗?”

仰头盯着他的眼睛,忽然觉得这几年他又长高了。黑色的头发更加浓密,眼神也更深了。不知道该答应还是拒绝,毕竟当初的离开,是我的决绝,这几年的生活,我们缺失了彼此也太久太久。

正在犹豫不决时,他的手机不安分地震动起来,我看到他拿起的手机上,一个女孩笑颜如花——“傻丫头来电”。

接起电话那一刻,我看到他脸上的幸福止不住地蔓延,“喂。”“嗯,接到了。”“等会儿带她过来。”“好的,拜拜。”这样的语气,一如当年温柔,不同的是,那里的浓浓爱意远远胜过当年。

“呃……你女朋友?”我似乎确定,但又害怕。

“呵呵,是啊!我给她说我来接一个妹妹,她坚持要请你吃饭呢!你一定要给这个面子哦!”他的话语,居然有些俏皮。

我忽然听到心里有玻璃破碎的声音,嘴唇忍不住颤抖,“呵呵,算了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去找她吧!”我几乎是抢过他手里的行李箱,转身离开,一如当年的决绝。

他忽然拉住我的手,忍不住咆哮:“你又想像当年那样什么都不说就离开吗?别忘了,当年是你抛弃我的!”

眼泪是断了线的珠子,“所以你急着报复我?要在我面前用力表现你现在有多幸福?我看到了,我也知道了,所以,对不起,请你放过我吧!”

他狠狠踢开了脚边的石子,“今天!”他用力指了指地面,“我只是简单地想请你吃顿饭,至于你要怎么想,我管不了。”他的声音,渐渐多了几分颤抖。他缓缓松开拉着我的手,再次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箱。

拂干眼角的泪,麻木地跟着他朝前走。没有行人,没有车,也没有当年的嘘寒问暖和柔情蜜意。

尬尴的气氛直到见到她才解除。

天终于亮了,眼前的女孩却比灯光耀眼。一袭白色的露肩及膝长裙,一双白色的糖果皮鞋,给人一种干净纯真的感觉。不得不赞叹,他们真的是男才女貌。她也有很温暖的笑,笑得暖到心里。一见到我,她就拉着我道西家话东家,好似我和她才是多年不见的朋友。我也很喜欢她,从心底。

他就静静地坐在我们对面,看着我们,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我也笑,却笑得太过惨然。这是我曾欠他的幸福,那么,现在的我,只能做他们爱情的忠实观众,为他们证明他们是有多幸福美满。

明明只是夏末,怎么竟感觉到那样的寒?从脚底到头顶,从心里蔓延到皮肤的每一处。一片片的,都是冰凉,以至于寒冷毫不留情冰冻了回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和他们一起吃完一顿饭的,只知道空空的心里盛满了悲哀,再也容不下一粒尘埃。眼里装着的,是属于他们的幸福,脑子里想着的,却是那些泛黄的笑脸。

他坚持送我去车站,她笑着说:“他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哥哥送妹妹是很正常的嘛!那样我也放心。”

他点了点头,一脸平静,眼神却带着一丝玩味。拗不过她的好意,嘴角勉强牵起一丝笑意,却苦得无法形容。

一路上,仍是那该死的沉默。没有坐车,我仍然只是静静地跟在他身后。大约二十分钟过去了,终于看见了“五块石车站”几个大字,终于微微松了口气。

触不及防,他又突然停下,这次我不偏不倚正撞上了他的后背心,我急忙后退。他转过身来,凝视着我,脸上溢满我看不懂的悲伤。“我没有选择等你三年,但如果再来一次,你会选择留在我身边吗?”

我怔了怔,随即露出轻松的微笑,“人生哪有如果?我后悔过,我嫉妒过,但是,现在的我,给不了你任何或肯定或否定的答案。祝你幸福!”

接过行李箱,任笑容僵在脸上,轻轻从他面前走过,决绝的姿态丝毫不亚于当年。然而,一走过他,泪水就不可抑制地流了出来。

红尘颠倒,我终于彻底失去了他。

泉州定做职业装

随州工作服订制

宜州工服定制

昆明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