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索尔战役中使用了怎样的战术最后结果如何

发布时间:2021-01-07 13:01:42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索尔战役中使用了怎样的战术?最后结果如何

1745年九月三十日,这一天的早上八点钟,在士兵们都用过早餐之后,雾也散了,会战以格拉纳?库柏高地上发出的第一声炮响作信号揭开了战幕。

奥地利军发动猛烈的火炮射击,右翼的步兵人海凭其数量优势向布尔克斯朵夫作严密的压进。受到炮台火力与奥军步兵炮的攻击,耶茨将军认为再把部队放在城外会变成大屠杀,遂下令将部队退回城中。普鲁士军退入布尔克斯朵夫之后,奥地利军就开始利用炮台居高临下的优势,发射炮弹,一栋栋屋子地开始拆。

八点半过后,普鲁士军的费迪南德攻坚军团从树林的掩护下移动出现,随即在奥地利军炮台兵的猛烈火力下向前整齐的步行了六百步,来到手榴弹的攻击范围内,投掷火把,手榴弹,燃烧瓶等手掷武器,发动顽强的猛攻。然而,这些勇敢的掷弹兵也在奥军炮台的榴散弹和步枪火力下,蒙受了极为惨重的损失。炮台周遭燃起的硝烟和废气遮蔽住了天空,也令奥地利军本阵无法用目视直接观察到高地上的变化了。

不过此时奥地利军右翼的进展十分顺利,在普鲁士军看似积极实则有计划的败退下,华利斯直觉认为是洛林亲王的作战策略奏效了,而一路追击深入,打进了菲特烈的在布尔克斯朵夫的帅营,夺取了普鲁士王的大量私人用品和财物,顺便还把菲特烈的王旗给推倒了。洛林亲王见到右翼的突破显得十分兴奋,他命令右翼第二阵的道恩也向前推进,但是遭到道恩的反对。慎重派的道恩主张现今所看到的普军充其量也只有一万人左右的兵力,与情报相差甚多,如果普鲁士军保有预备队的话,那么奥军也要保有最低限度的预备兵力可供投入。卡尔亲王遂冷静下来,打消了全线进击的想法。

九点钟,奥地利军驻守在高地上的瞭望员发现状况有异。从高地上无法察觉的东北方某个丘陵与凹地间之处,冲出了总数约三千名的普鲁士骑兵,疯狂地策马奔驰过格拉纳-库柏高地的左翼,然后在绕过要塞之后猛然向左回旋,撞击在奥地利军的骑兵纵队侧面上,这出乎意料的一击令奥地利军的左翼陷入混乱状态,陷入崩溃四散状态的奥地利骑兵队完全地失去战斗力了,炮台上的部队顿时失去掩护。但是,擅长步兵战术的法兰兹亲王把他的禁卫步兵联队面向北方组成横队,以丝毫不输给普军步兵的猛烈火力和整齐队形击退了布登巴洛克的骑兵冲锋。

稳住阵脚之后,法兰兹亲王把他的步兵组织起来实施逆袭,而普鲁士骑兵却对这群毫无惊慌,阵容整齐的步兵铁壁感到束手无策。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费迪南德亲王的要塞攻坚队挥舞着斧头与刺刀打下了格拉纳-库柏高地,并在高地上树立起普鲁士的黑色鹰旗。他看到山丘下的奥地利军禁卫步兵之后,便带着他那群浸泡在鲜血与硝烟里的掷弹兵和工兵残余们,直接挺着刺刀挥着斧头,就大声喊叫着冲下山去袭击那些奥地利人。普鲁士步兵攻下山丘后,疯狂发动冲锋突击,陷入混战。

奥地利军禁卫兵即使是在面对重装骑兵的冲锋时都仍能面色无惧的组成方阵,理论上来说区区千人出头的步兵应该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群杀气腾腾的普鲁士兵很显然让他们被吓坏了,而且在刚刚接战过布登巴洛克骑兵队之后,奥军步兵大多数都刚刚装子弹装到一半而已。陷入狂暴状态的普鲁士步兵们毫无组织也无阵形地冲进奥军禁卫步兵联队的阵形中,疯狂地挥舞斧头和铲子攻击每一个会动的奥地利人。被这种前所未闻的景象所震撼的奥军步兵,开始惊慌地抛下武器逃跑,布登巴洛克趁机下令骑兵突袭,一口气击溃了士气低落的奥地利军精锐步兵。

在布登巴洛克队的后方,菲特烈亲率的主力本队源源不绝地灌入奥地利军左翼的缺口,一边旋转一边将奥地利军往东南方压缩,希望最终能将四万奥地利与萨克森军全数歼灭。

见到左翼崩溃的洛林亲王急于拉直他的战线,意识到华利斯的部队实在是太过深入了,于是下令把部队退回来,收拢成会战开始前的状态,不过这道命令反而造成了意外的反作用。华利斯的步兵军团和负责掩护的萨克森军接收到“退却重整”的命令之后,虽顺利的把军令传达下去,但误解了指令的下级士官兵们开始人心浮动,因此形成了略欠组织度的混乱后退。尤其是本来就练度差的萨克森军,在此之前往前走都还能保持看起来颇正常的步兵横队,一变成要掉头后退时,据道恩元帅事后回忆所言,“他们就顿时变得像一群无秩序的鸭子”。 见到萨克森军散乱阵容的李奥波特亲王,直觉这是不可放过的时机,遂率麾下骑兵对萨克森军发起冲锋,果然一触即溃。

因为萨克森军败逃兵再一次的闯入奥军战线各处,甚至跑去阻塞了华利斯军团退却的道路,普军南翼的耶次将军也立即着手发动了一次猛烈逆袭,打垮了和萨克森军杂错相处的华利斯军团。所幸道恩迅速出手救援华利斯军团,带领奥地利军后退重整战线之后,洛林亲王最终在下午四点钟不甘不愿地下达了转进的命令。苏尔会战就此宣告落幕。

兰州疱疹医院

南京肾病医院

北京口腔医院

银川儿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