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政府掌舵非营利划桨

发布时间:2021-01-25 16:26:06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政府掌舵 非营利划桨

美国的非营利住房提供,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西方福利国家改革的风云变幻中,兴起的政府——非营利伙伴关系提供公共服务之潮流的一个成功范例。  缩减政府

在旧金山调研的那两天,全世界正在悼念撒切尔夫人的去世,可谓褒贬不一。朋友乔尔(Joel Rubenzahl)对她的态度就不大恭维。年轻时委内瑞拉移民美国的乔尔,毕生从事住房非营利事业,是湾区重要的中介组织“社区经济公司”(community economics Inc.)总裁。  在某种程度上,她就是个灾难!乔尔言下之意。这时他指着伯克利满街的流浪汉:“里根政府干的好事!将州里官办的精神病院都解散了,说要回归社区,但是从来没给社区钱。结果这些人流浪街头。”  里根与撒切尔曾经毫不留情地削减政府,大规模地私有化与去管制化,就如里根在就职典礼那天说的:“政府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问题所在。”里根在任期间,1980—1988年间,美国联邦社会福利实际支出(卫生与收入补助除外)减少了40%,从1190亿美元减到730亿美元。直到2000年,联邦的实际支出仍比1980年低8%。  再造政府  但是,福利国家建设及政府改革,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生了转向。人们看到,政府回来了,而且以强劲的姿态、崭新的形象回来了。  1992年,奥斯本和盖布勒(David Osborne 和 Ted Gaebler)的《改革政府:企业家精神如何改造了公共部门》( Reinventing Government:How the Entrepreneurial Spirit is Transforming the Public Sector)一书出版,概括了美国公共部门正在发生的变革——从过去的官僚型政府,变为更加灵活、更加具有创造力、更加企业家型的政府。  此后克林顿政府8年任期内,以此书为圭臬,以副总统戈尔为首的“再造政府工作组”,继续推进这一趋势的政府改革。联邦福利支出也逐渐恢复,虽然到大约2005年才超越了1980年的支出水平。  这说明,哪怕新自由主义者和新保守主义者曾多么希望削减甚至打碎政府,政府这种集体行动形式如此不可或缺,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如教育、医疗、住房、反贫困等等),又如此必不可少。  同时,政府的治理方式发生诸多改变。其中一条口号是:政府“Steering rather than rowing”,即政府掌舵而非划桨。如提供保障房,以前政府直接成立住房管理局提供(即划桨);现在则让更加灵活、更有效率、更贴近服务对象的私人(企业或非营利组织)提供,政府则把握方向、提供资金(即掌舵)。因为,如纽约州前州长老葛谟(Mario Cuomo)说:“政府的责任不是提供服务,而是看好服务怎么提供。”  这样的公私合作治理,是要在财政紧缩后,用更少的钱,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务,同时鼓励多元主体参与到治理格局中去。  为什么是非营利组织?  但是,在社会福利领域很快成为趋势的,不是“政企”而是“政社”合作,虽然在西方框架里,“私”包括企业和非营利组织(即社会组织).  在美国,这个政府产生之前社会组织已广泛活跃的国家,国家——社会(非营利)组织伙伴关系,早在1960年代的“伟大社会”运动时期已经奠定。1982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萨拉蒙教授抽样调研就发现,政府出资提供福利服务(住房与社区发展除外)时,主要依赖非营利组织递送。比如社会服务,非营利递送56%(vs。政府递送40%);就业培训48%(vs.43%);卫生44%(vs.33%);艺术文化51%(vs.49%)。与此同时,非营利组织最主要资金来源,是政府(38%),而并非人们通常所认为的慈善捐赠(21%).  因此,里根政府时期的福利支出削减,如削足适履。到1990年,政府福利支出增加,非营利组织发展才如鱼得水。在此期间,公益服务类组织的增加远快于商业组织的增加;1987—1997年间,非营利组织年均新增2.7万家,几乎是1977—1987年间的两倍(1.5万家).  在英国,这个福利国家建设曾经将非营利组织推到边缘的国家,在“第三条道路”思潮影响下,1998年,政府与非营利组织签订了合约(Compact),申明:  ——一个健康的志愿和社区部门,是民主社会的一部分;  ——政府与该部门共同为社区工作;  ——政府认识到提供公共服务所需成本,在资助志愿和社区部门中扮演主要角色;  ——第三部门按照开放、负责的程序运作,接受公共资金支持时,服务达到适当的标准。  此后,英联邦国家的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也分别于2001年和2010年签署了类似协议。即便在国家传统强大的欧洲大陆,如法国,1901年非营利组织才合法化,如今,7.8%的经济活跃人口全职就业于非营利领域(几乎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主要从事教育、卫生、社会服务等福利提供,且60%的资金来自于政府。  为什么是非营利组织?萨拉蒙指出,相比企业而言,非营利组织与政府目标最接近,都为公益服务。但是“公”的目标之外,它又有“私”的结构:可以自由成立与解散(不比我们的编制体制,流动困难);通常很小的规模,与公民紧密连接,灵活;具有撬动私人主动性实现公共目的的能力,等等。因此是帮政府划桨,提供福利服务的理想选择。与此同时,政府掌舵,可以弥补非营利组织的诸种失灵(如资金不足导致的慈善不足、只服务于某类人的特殊主义,等等).  “政府掌舵,非营利划桨”,政府与非营利在某种程度上完美结合。美国的非营利保障房提供,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走出的成功范例。

装修设计效果图

孔雀城 香缇苑装修效果图

田园三居室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