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应诉日落复审能救得了中国鞋业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17:41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抗辩反倾销并不只是对于中国制鞋企业才有意义,如果欧盟这次赢了,那下次在服装行业,食品行业等其他任何一个他们竞争不过我们的行业领域,都有可能找各种借口,以反倾销的名义,严重损害我国各经济产业的正当利益

2008年10月4日,欧盟委员会宣布,将对中国以及越南产皮鞋的反倾销措施进行“日落复审”。

与两年前原审调查不同的是,今天的中国鞋企彻底进入了寒冬期。除个别实力雄厚的企业外,更多的中小鞋企都在为温饱问题挣扎,而国际维权这种关乎面子的小康问题似乎已经不在他们的视野范围内。

有这种想法的企业很正常,但这是错误的。本次日落复审中方首席应诉律师、有“中国反倾销第一律师”之称的蒲凌尘,高举应诉大旗摇旗呐喊的奥康集团行政管理中心邓燕飞都持此观点。

寒冬期该应诉吗?

蒲凌尘认为,不管环境怎么恶劣,都不应当影响反倾销的应诉。尤其是我们国家在上一次原审应诉中,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果。

有人认为,原审裁定对从中国进口的皮鞋及童鞋征收为期两年的16.5%的反倾销税,这是一个输局,甚至有的企业因为没有得到市场经济地位认定,也将原审视为败局。但是蒲凌尘指出,对结果的评判不能看哪家企业获得了什么样的结果,而要看整个行业。

上次原审的结果达到了以下几个目的:第一使得正常的五年措施缩减到两年,第二从原来比较高的税率措施降低到了16.5%,第三在欧盟内部产生了不同的声音,有部分成员国认为对中国采取的措施没必要。从这个意义上说原审应诉是成功的。事实上,商务部也将原审应诉当作反倾销应诉的成功案例在推广。

日落复审给中国鞋企提供了一次彻底翻身的机会,放弃等于半途而废。温州市鞋革协会秘书长谢蓉芳也表示,这次复审对温州鞋企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错过会后悔的”。

而邓燕飞则表示,正因为是寒冬期,中小企业才更应该去应诉。他分析,“如果不取消反倾销论,则中国皮革业巨头只能转以内销为主,这样国内市场份额就要被这些巨头瓜分,中小鞋企是无力同他们竞争的。如果取消,则很多巨头会想着做强做大国外市场,对内市场反而会放松出击的力度,将国内市场更多份额让出来给中小鞋企,中小鞋企才又多了一件‘过冬’棉袄。”

此外,与一个国家发动战争转移国内危机的道理相同,邓燕飞指出,现在我们中国鞋企进入了“危机”,当这种危机不好解决或解决不了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考虑发动“对外战争”,争夺国际市场转移矛盾和危机。当然,我们不能发动真正的战争,但现在欧盟已经燃起导火索,我们的回应就是“抗辩之战”。

不仅是制鞋行业,邓燕飞还希望其他行业的企业家们也能意识到抗辩反倾销的重要意义。如果欧盟这次赢了,那下次在服装行业、食品行业等其他任何一个他们竞争不过我们的行业领域,都有可能找各种借口,以反倾销的名义,严重损害我国各经济产业的正当利益。

因此,邓燕飞呼吁中国企业家发挥在抗震救灾中中华民族一条心的精神,积极参加和关注抗辩反倾销。

沉默的大多数

尽管蒲凌尘和邓燕飞一致认为中国企业应该应诉,但是他们也都承认寒冬期的到来多少会影响到应诉企业的积极性。

欧盟委员会宣布“日落复审”消息四天后,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商会、中国皮革协会、广东、福建和浙江温州三地鞋革行业协会即召开协调会呼吁中国鞋企应集体行动,全力以赴赢得复审,彻底“打落”日落复审,取消16.5%反倾销税。

但中国鞋企对此的反应却是冰火两重天,以奥康、康奈、东艺、泰马等鞋业龙头为代表的鞋企高举应诉大旗振臂高呼,而更多的企业却冷眼以对,典型的例子就是截至10月12日,中山仍无一企业申请抗诉。

目前虽然还没有本次应诉企业的具体数字,但是本次涉及鞋企1000多家,实际应诉企业能否超过原审应诉的163家,蒲凌尘对此不是很乐观。但是我们已经可以确定的是中国鞋企还是沉默者占了大多数。

蒲凌尘将企业在反倾销中的心态分为四种,第一种是坚决要打,第二种是赌的心态,第三种是观望,最后一种干脆是逃避。前两种是会参加应诉的企业,但是抱着赌一把心态的企业难以获得成功,后两者一般不会参加应诉,这就形成了沉默的大多数。

为什么会沉默?蒲凌尘认为出口份额小不是根本原因,他接触过不少企业,出口份额小却依然坚决要打,这是为将来的长远发展做准备,同时应诉本身也是把品牌打出去的契机。所以根本原因还是在意识上。

中国企业在上一次应诉过程中,某些个别企业没有达到预想的目的,可能会产生应诉上的动摇,但这一点恰恰说明中国企业对法律上很多东西并不清楚,过多的从商业角度考虑,过多的从眼前的角度看问题,没有从更长远的角度审视产品和市场。

“中国企业这几年的维权意识确实在提高,但还远不能用成熟来形容,产品固然走上了国际,但人的意识还停留在国内。”蒲凌尘表示。

少数派报告

据悉,此次应对日落复审主要以“彻底取消反倾销税”为目的,以“打无损害抗辩”为立足点。调查机关走的是抽样程序,20日前涉案企业提交抽样表,11月初,欧盟委员会将公布抽样企业,被抽取的企业进入书面答辩程序,此过程为37天。

蒲凌尘告诉记者,实现取消反倾销税目标,取决于各个方面的努力,包括企业的配合、律师的抗辩以及欧委会内部政策的变化和导向。因为调查程序刚刚开始,欧委会会以什么样的态度、方式来调查现在还不知道,所以尚无法判断本次复审对中国的利弊。但从他接触的一些比较有代表性的企业来看,他们对复审非常重视而且积极配合律师的工作。这给了包括蒲凌尘在内的应诉律师很多支持和信心。

从企业方面传来消息,日前广东鞋企已经结成企业联盟,温州大部分鞋企在温州鞋革行业协会的呼吁下正在积极准备抽样表材料。同时,奥康集团则表示准备进行两线作战:一方面,在2006年,奥康等五家中国鞋企向欧盟法院提起反倾销诉讼,两年的法庭书面答辩已经结束,口头答辩程序将在今年底或明年初举行。另一方面,奥康等温州知名企业正积极准备抽样表材料,联合其他国内鞋企,集体应对“日落复审”。

针对奥康等鞋企的两线作战,身兼奥康诉讼欧盟代理律师和应对日落复审首席律师的蒲凌尘认为,这是一种双保险。如果集体抗诉胜利,反倾销税取消,奥康等鞋企可以继续与欧盟法院的官司,让欧盟做出道歉,也可以撤销官司;假如做最坏的打算,集体应诉失败,那么奥康等企业与欧盟法庭的官司可以继续打下去,争取市场经济地位。

据蒲凌尘介绍,这次日落复审本质上没有什么变化,主要是意大利的鞋业起诉方对两年的措施是否继续向我国鞋业提出的新一轮的复审请求,按照日落复审法律的程序,这个措施要么维持,要么撤销。

但由于调查程序不同,应诉策略会发生一些变化,主要体现在复审应诉是由行业或企业站在一个集体的角度来应对,而不完全像原审那样以个体企业为主,然后同时打着行业的利益。业内人士认为这种策略安排,可以做到思路统一,在气势上也会给欧盟更大的压力,对抗辩整体有利。

如何争取市场经济地位

虽然中国鞋企本次抗辩以“彻底取消反倾销税”为目的,蒲凌尘也表示打好抗辩信心是有的,但是他也强调这里不确定的因素太多,谁都不能保证结果。

同时他指出,维持反倾销税也不能一概算输局,要看以什么方式来维持,如果是在减少企业损失条件下的维持,对企业来说也是一种成功。因此,本次应诉企业应积极向欧盟重新申请市场经济地位。即使不能彻底取消反倾销税,也可以凭借市场经济地位的获得降低反倾销税率。

蒲凌尘代理过60多起反倾销案件,虽不能保证每一起都胜诉,但却都有获得市场经济地位认定的企业,在欧盟对中国皮鞋发起的原审调查中,蒲凌尘代理的广东南海金履鞋业是唯一一家获得欧盟市场经济地位认定的企业。

中国有句话叫朽木不可雕,蒲凌尘指出获得市场经济认定的第一个条件是企业要自身条件好。以南海金履为例,首先它的老总意识非常好,他知道为什么要打这场官司,也做好了两手准备,输赢都要做好准备,这一点和很多抱着“赌”的心态的企业不同;其次要有相对完善的财务和管理制度。中国企业在管理上和财务上有很多不完善不严谨的地方,这也恰恰是欧盟在审核市场经济地位上刁难中国企业的把柄。

除企业自身条件外,还要有好的律师,企业和律师这两个因素是相辅相成的,企业自身条件和律师条件都好的时候,这个企业才可能取得理想的效果。蒲凌尘指出,中国企业对律师的选择有很大的弊病,一是不懂得如何选择律师,二是过多的在费用上计较。

他打了个比方,选对了律师等于走上了正路,选错了律师等于抄小路,反倾销诉讼这样的国际贸易诉讼与国内普通诉讼不同,它不是一次就把你打死,而是给你复审的机会。如果你在正路上,摔倒了爬起来还可以继续走,但是如果在小路上,永远是摔在小路上。

但是律师和企业的完美组合也不能确定无疑的拿到市场经济地位,蒲凌尘坦言,中国企业拿到欧盟的市场经济地位是非常不容易,一则欧盟在市场经济地位上的审核是比较苛刻,有时也是牵强附会的,二则一些大环境的问题,比如政策上的变化,交涉上的变化等等都可能影响到企业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

亚瑟神剑高爆版

七龙印ol

斗魂大陆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