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全球浆市近年分析

发布时间:2021-09-10 02:08:32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全球浆市近年分析

一、全球浆市发展的抛物线轨迹

回顾1999年至2000年国际浆市的变化,犹如进入了一个抛物线的轨迹。1999年初,世界商品纸浆市场由于受到东南亚、巴西、智利等发展中国家爆发金融危机波及全球的影响,浆市低迷,浆价在底部徘徊,但当年3月欧洲一些国家的商品纸浆消费量止降回升。在第二季度中,NBSK现货价格开始上升,即使在纸浆传统的第三季度淡季中,也仍保持情况良好。从当年9月开始至2000年2月,由于全球经济看好,加上纸浆货源紧俏,纸浆牌价持续攀升,NBSK升至每吨650美元。2000年5月又升至每吨680美元。当时,北美/斯堪的那维亚地区(Norscan),产要产浆国库存量仅107万吨,为5年以来的最低点,纸浆成了市场上的抢手货,到第三季度NBSK价格又一次上升,欧洲市场牌价为每吨710美元;亚洲市场牌价为每吨美元,浆市升至抛物线的顶端,可谓一片辉煌。

然而进入第四季度,商品纸浆市场形势开始发生变化:纸浆生产商连月不断提高生产率,产量大幅上升;五大产浆国库存量逐步上升、欲罢不能;纸张产品未能与纸浆同步提价,加上纸市疲软,亚洲客户开始大幅度减少订单,并向市场抛售库存纸浆,国际纸浆市场开始进入了下通道。

二、2001年上半年浆市继续呈现自由落体趋势

2001年新年伊始,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经济衰退,使世界商品纸浆市场开始笼罩在纸浆难销售及降价的阴影之中。尽管欧美市场的NBSK的牌价仍为每吨710美元,亚洲地区的N用于低精度BSK价格已经下降。一月底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的世界浆纸行业年会上未能对浆的牌价在实验机面板中按下“机械调零”按钮作出明确决定,但普遍认为纸浆价格下滑已成必然。今年年初时,世界主要产浆国库存居高不下,1月份达到197.2万吨,涨幅高于以往10年的平均值。2月份冲破了200万吨大关。尽管欧美一些大型产浆商一再停机减产,但仍无法遏制库存量的快速上升,浆价也无法脱离自由落体的轨道。大多数客户纷纷感到纸浆牌价过高,虽然北美1月份发运至日本(亚洲最大纸张生产/消费国)的NBSK到岸报价仍为每吨720美元,但不少贸易公司暗示,为保住市场份额,已开始给予客户折扣。

2月9日起一些主要产浆商先后宣布NBSK价格从每吨710美元降至680美元。然而,印尼、俄罗斯却趁机大量生产廉价木浆,源源不断涌入市场,如印尼发运至日、韩(亚洲最大纸张消费国)的廉价木浆到岸报价分别是每吨(大批量为)美元、美元。韩国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进口5万吨,远高于以往每月2万吨的订购量,致使欧美纸浆的降价未能明显增加订单。

一季度,原是欧美纸浆行业传统中最繁忙季节,然而浆市回天乏术,浆价还未落到抛物线的底部。俄罗斯、印尼的廉价木浆涌入市场攻势继续加强,丝豪没有停产减产的任何迹象。值此,欧美产浆商无法耐住寂寞,他们开始竞相减价。3月2日瑞典Sodra Cell Canfonor,Weyerhaeaer,Tembec等生产厂商再次下调NBSK牌价从每吨680美元降至650美元。

4月初,瑞典Sodra公司宣布NBSK牌价再次下降至620美元,紧接北美年产230万吨纸浆的Weyerhae大型的塑料市场已有数10个aer公司将NBSK下调50美元为每吨600美元,以在竞争中抢占市场。随后Norske Skog,Canada,Bawater,Tember等公司也放弃原定下降至每吨620美元计划,都改为600美元。这些都表明浆市无法改变其颓势,库存的下降不敌需要下降,欧美浆价下跌亦不敌俄罗斯、印尼等廉价浆下跌。NBHK的挂牌价形同虚设,现货浆价已落到1996年来的最低点,但纸浆用户,尤其是亚洲纸厂依然只对俄、印尼廉价木浆感兴趣。

5月18日加拿大两家大型生产商出于无奈,率先宣布将NBSK牌价再由每吨600美元降至570美元,而实际上欧洲市场的期货大宗交易价已降为450美元,与现货交易价接近。欧美发运至亚洲三大买方国日、韩、中的到岸报价为美元,近日又有所下降。伦敦期货交易价格持续走低,成交量减少,交易商只希望能尽力维持在400美元以上。由于欧美NBSK的销售已接近或低于生产成本,生产商已经很难再作牌价调降,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市场走,浆价随着惯性下落。

三、浆市无法止跌的诸多原因

造成2001年上半年纸浆降价如此尴尬局面,当然涉及诸多因素,但主要可归纳几点作一分析。

1、世界经济影响全球纸市。

去年月,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经济衰退直接引起世界纸市的疲软。最先反映的就是纸厂无法承受纸浆的涨价,纸价不能与浆价同步,且纸张生产逐渐下降,造成纸厂对纸浆需求大幅度减少,纸浆库存量居高不下。欧美纸浆商为了推销库存纸浆,千方百计保住自己市场份额,纷纷采用现货交易价格,不断加大业务合同折扣率,然而俄罗斯、印尼、巴西、智利、泰国等出于财政问题和微利,低成本竞争先后以廉价木浆吸引市场,更使欧美纸浆商处于窘境。据统计,这些国家廉价木浆产量占全球总数比例不算大(俄罗斯和印尼占15%),但是在当前特定时期(库存量居高不下、生产量压不下去、市场纸浆泛滥、纸浆牌价节节下降形同虚设……)情况下,廉价木浆却对全球浆价一降再降起了推波助澜的消极作用,同时也开始摇动欧美控制全球浆价的根基。

2、纸浆牌价与实际交易价差距促使浆价更不稳定。

2001年1至6月,NBSK的牌价逐次下降:每吨美元;发运至亚洲的到岸报价每吨美元逐级下落(有的还加业务合同折扣);现货交易价一般低于牌价美元/吨,如6月牌价每吨仍为570美元,美国市场则为美元。双轨价格出现不仅公开宣告牌价名存实亡,而且更促使纸浆市场的疲软。

据有关专家分析:目前纸浆牌价与实际交易价格的差距,使浆价止跌仍有困难,今年3季度继续降价仍属可能,4季度走出低谷概率很低。

3、减产不能形成全球性行动。

纸浆价格与总体库存关系密切。从2000年12月底至今年5月底,世界主要产浆国每月的库存量都明显高于往年同期水平。其原因当然主要是纸市疲软、需求减少,但纸浆减产力度不大,主要产浆国以外的国家如俄罗斯、印尼等低成本生产商满荷生产冲击市场,也不容忽视。

纸浆经营涉及全球,只有当浆厂的减产从地区转为全球范围内实施才能奏效。由于去年浆价节节攀升,全球纸浆产量不断上升(去年增产200万吨),今年以来五大产浆国屡次宣布减产,却降幅不大,远不如前6年间的三度减产(每次持续时间4、5个月,降幅力度20%)。原因是:浆价从顶峰下跌正值销售获利最多之时,为利所驱减产当然犹豫,而当浆价无法止跌,欧美浆厂开始认真减产时,就有个惯性过程,效果短期无法显现。同时,各国浆厂生产成本各异,尤其是制浆工业重心逐渐偏向的南半球(产能占全球25%),由于其成本大大低于北半球,因而在浆价下滑时,他们仍有赢利,于是全率运行。

4、市场人心涣散,无法提高购买力。

产浆商库存下降困难,而买家库存却有所下降,按照常规这应该意味着进货的开始,是浆价稳定或上升的先兆。然而今年买家都迟迟不肯进货,以极低库存维持生产,原因是(1)浆价危机尚未结束;(2)不愿为不断贬值浆价所困;(3)纸市疲软自身不顾。

众所周知纸浆市场最大的用户是纸厂,只有纸厂形势好转,才是挽回纸浆市场困境的关键,仅靠纸浆库存下降,仍不是扭转浆市局面的主要办法。预计2001年下半年浆市难出现良性循环,但考虑到夏季是浆厂停机维修的传统季节,全球纸浆产量会有一定幅度下降,估计今年四季度浆市供需矛盾会有一定的缓和。

100kn万能材料试验机
10T万能材料试验机
100T万能材料试验机
100吨万能材料试验机